2017-4-24_1

澳新军团日 ANZAC Day,又称“澳纽军团日”,是纪念1915年的4月25日,在加里波利之战牺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团(简称澳新军团)将士的日子。澳新军团日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现均被定为公众假日,以缅怀他们为国牺牲的勇敢精神。澳新军团日是两国最重要的节日之一。

2017-4-24_2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团(简称澳新军团)与1915年4月25日在加利波利半岛(Gallipoli Peninsula)登陆。这一战役伤亡惨重,为了缅怀士兵们为国牺牲的勇敢精神,新西兰于1916年首次举办纪念仪式,在北岛南部怀拉拉帕(Wairarapa)小镇蒂努伊(Tinui)树立起了一块十字架纪念碑,以寄托哀思。“澳新军团日”于1921年开始成为法定假期。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纪念“澳新军团日”的方式也在不断改变。这一纪念日引起了年轻一代的关注与兴趣,并且唤起了他们对烈士们的敬意。

在过去85年中,新西兰人一直保持着纪念“罂粟花日”(Poppy Day)的传统,这一天已成为新西兰历史最为悠久的全国性纪念日之一。

2017-4-24_3

人们一般将“澳新军团日”前的那个周五作为“罂粟花日”。 那天,新西兰退伍军人协会(RSA)的志愿者们会在街角和公共场所进行守夜,出售别致的红色罂粟花纪念章,为该组织的慈善基金进行募捐。罂粟花之所以能够成为纪念为国捐躯的英雄和女性的国际化标志,与一位名叫约翰•麦克雷(John McCrae)的加拿大士兵颇有渊源,他在1915年写下了一首哀婉忧伤的诗歌——《在法兰德斯战场》(In Flanders Fields)。人们将法兰德斯的罂粟花与在阵亡的将士们联系起来,将其视为烈士们永垂不朽的象征。早在法国拿破仑战争(Napoleonic wars)时期,许多军人就葬身于法兰德斯地区,而罂粟花在这片洒满鲜血的土地上生长起来,开得漫山遍野,覆盖着牺牲战士的墓地。自1922年首次举办罂粟花募捐(Poppy Day Appeal)活动以来,人们佩戴的罂粟花样式几经变换,但始终不变的是其缅怀过去、关爱人间的主题。

2017-4-24_4

如今,许多人会在“澳新军团日”前几天就佩带上罂粟花,并按照传统在纪念活动结束时将其摆放在当地的战争纪念馆或纪念碑前以示敬意。在新西兰,人们会以各式各样的活动纪念“澳新军团日”。活动会一直持续到下午一点钟,然后,人们可以度过一个放松休闲的午后假日。

按照传统,陆海空三军将士都将参加黎明时分的纪念仪式,这一仪式对于曾经征战沙场的老兵们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1915年4月25日,澳新军团正是在黎明时分开始登陆加利波利的,退伍老兵们会重温服役时期“站岗”的惯例。

ANZAC Day Commemorated At Currumbin

上午的纪念活动形式与清晨相似,但参与的人更多,氛围也不那么伤感。从战场归来的英雄和退伍老兵们会身着戎装,佩戴勋章,在旗帜的引导下迈着庄严的正步,走向当地的战争纪念馆。此举感动着沿途夹道欢迎的群众们,他们站在街道的两旁,为经过的老兵拍手,向他们致意。当“澳新军团日”的纪念活动结束时,人们会向死难烈士敬献花圈,以表达哀思和敬意。

2017-4-24_6

所有商店都会一直休业到“澳新军团日”的下午一点。午后,许多地区会继续举办特别纪念活动,其中包括运动竞赛、军事介绍、展览和音乐朗诵会等。

20110425_WN_S1015650_0019.jpg

在仪式结束后,老兵们会在当地的新西兰退伍军人协会进行聚会,一起回忆峥嵘岁月,享受休闲的午后时光。许多家庭也会来此参加活动,这天是协会一年中最繁忙的日子,就像是出殡后的守丧仪式。

新西兰的毛利电视台(Māori Television)将全天候直播“澳新军团日”的各项纪念活动,大部分其他频道也会在晚间报道新西兰各地及海外纪念活动的盛况,并且播放相关纪录片和电影。

2017-4-24_8

Leave a Reply

Scroll Up